泸州是成都的南大门,重庆的西大门

四川省宜宾市和泸州市的相似程度比较高。比如二市都位于四川省南部,都濒临长江,都与外省接壤,都是川酒重镇,各产一种名酒。由于宜宾称为“万里长江第一城”,泸州位于宜宾以东,有时被人戏称为“万里长江第二城”。泸州虽因地理原因没有得到“万里长江第一城”的称号,但泸州的战略地理位置却非常重要,堪称是成都门户。你会说泸州距离成都有二百多公里,能算是成都门户吗?还真能,泸州不但是成都门户,也是蜀中的南大门,重庆的西大门。

泸州在东汉建安十八年(213年),当时割据西川的益州牧刘璋从犍为郡分出一部设江阳郡,郡治就在现在的泸州市区。咱们注意这个时间点—213年,一年后刘璋的基业就被同宗的荆州牧刘备夺去。刘备并没有撤销江阳郡,因为刘备知道,江阳郡对他的蜀汉江山来说太重要了。

蜀汉疆域由两个部分组成:北边的四川盆地和南中,南中就是现在的云南、贵州大部,缅甸东北部。四川盆地号称天府之国,可以基本满足蜀汉的粮食需求。南中没有四川盆地发达,但这里有丰富的战略资源,比如耕牛、盐、铁、金银等。刘备知道南中对他的重要性,设�蚪刀级剑�治所在建宁郡(云南曲靖)。

能出任�蚪刀级降亩际鞘窈褐爻迹�比如邓方、李恢等人。南中包括建宁、朱提、越�Q、��柯、云南等郡,而泸州正好卡在南中与蜀中的地理分界线上。蜀汉有足够的实力控制南中,但万一南中有变,泸州(时称江阳)就成了防御南中的大门。只要守住泸州,就可御南中之敌于蜀门之外。

另外,泸州沿长江东下不远就是蜀汉的大郡――巴郡(今重庆市区)。守住泸州不但等于守住成都,也等于守住了巴郡。刘备从荆州出兵入川遇阻,诸葛亮留关羽守荆州,派大将赵云率兵沿江西进取江阳和犍为。诸葛亮这一招非常关键,赵云取江阳,就等于关上了南中北上援救刘璋的大门,刘璋已在掌中矣!

泸州作为蜀中与南中的连接点,以南是南中,以北是蜀中,以东是巴郡,古人称“江阳地扼南北,最为要紧之地。”那么如果南中之敌控制泸州,如何进攻成都?走水路啊。泸州位于长江北岸,沱河在此地汇入长江。沱河是长江上游非常重要的一条支流,北起九顶山,经金堂、简阳、资阳等地南下在泸州奔腾入长江。简阳在成都以东不远,两地之间只隔着一座易于攻取的龙泉山。如果从泸州进攻成都,最快需要多久能实现目的呢?古人说得很清楚:不到十天,这还是在古代交通运输不发达的情况下。

无论是从南中方向还是从荆楚方向攻成都,泸州都是成都的南大门,是半点不容出问题的。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如果北方之敌穿秦岭南下攻下成都,那么泸州就成为南方王朝的西大门,守住泸州则重庆、荆楚、江东无忧。

南宋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理学家名叫魏了翁,他于宋理宗绍定五年(1232年)出任泸州知州。你别看泸州在当时的四川位置相对比较偏僻,却是南宋的军事重镇之一。当时的历史背景是中原的金朝即将被元朝(分为蒙古帝国和元朝,以下皆称元朝)所灭,灭金后,元朝要攻南宋,最有可能的方向就是出汉中、成都。魏了翁考虑到这一背景,他来到泸州后,修建工事,做好了应敌准备。

几十年内,泸州无忧,但泸州却被一个南宋著名降将送给了元朝,他就是刘整。刘整曾是南宋名将,号称赛(李)存孝,理宗景定元年(1261年)出守泸州,为风雨飘摇中的南宋王朝固守西大门。刘整本来是想为南宋王朝卖命的,但因为他是从北方金朝统治区南下投宋的,又立大功,遭到了吕文德等人的嫉妒,最终逼反了刘整。刘整降元,泸州等地为元朝所有,等于打开了向东的门户。南宋丢掉了泸州,西线防御体系几乎崩塌,古人云:“泸州入元,则宋亡可待矣。”

到了明清两朝,泸州依然是成都的南大门,重庆的西大门,云南的北大门,战略地位非常重要。

Related Posts

© All Right Reserved